Monday, 30 March 2020

克风.果累叶密

〈白蒲瓜〉
在土产市集遇见你
瓜果堆中坐卧
你的长相普通言语朴拙
引不起顾客驻足
风下茎须缭绕
棚架叶掌反复
依序开花结果尽管
吸收的只是泥炭腐植土
没有多乳汁的母亲胸脯
更无巧手为你引渡
有人故意叫错你父亲的姓氏
也只有把争辩交给雨露
从童趣累累
展示佛家饱满的大肚
那倒挂的瓜味
不涩不苦
〈牵牛花〉
那高墙是为你而生的吧
它低估了你夜里疯长的速度
而我大清早经过枝叶倒悬的小门
你不客气地用隔夜冰泠
的露水和花瓣
扑打我瘦削的肩胛
我忽然想起那个清晨醒来
打水的日本女人
和她的水桶
由于你密密的封锁了井口
她竟向邻居借水去了
紫色的不羁
如我敲打的诗句
从熒幕里外到处延伸

克风.银发诗四首


一、孙子的纸飞机与我的…………
在前院
小孙子飞了一个下午
小脸蛋可爱的通红
起劲地跑动,一次又一次
用力掷出
他的童年
他的作文
幻想着它头部尖尖
正好击落老师手中的粉笔
在梯阶上
我试图腾量天空与地面的距离
航行与降陆的那种痛
感觉绷紧的急刹后的释放
在墙角拾起一架失联的纸飞机
用力掷出
我未吃完的抗压药
我未断句的诗行
追寻一只夕光
风中的蝴蝶
二、放大镜指甲刀
总有什么在流光里暗暗生长
譬如指甲
总有什么在流光里暗暗退化
譬如眼力
关乎生命无用有用和无奈
用放大镜
仍须提高警觉
所有感官的感觉并用
避免稍一不慎血肉模糊
老人指甲刀
是流光的刑具
重复又重复逼供
在开铡之间
在屈伸之间
放大的发梢轻轻
落地无声
三、想孙子了
寂寞的时候
阿嬷
就专注菜市场
云吞皮面粉大葱甜包菜
猪肉红萝卜马鲛地瓜鸡蛋…………
动手做一蒸笼
一蒸笼的
烧卖

预设好时间
把热腾热腾的香气微信出去
半小时后
有四个瓜在屋外
叫门

四、你走后
我短暂占领厨房
眼前
尽是北京秋末的天气
原来
你走前
把家人喜欢的食物
塞满冰箱
收阅
你游故宫的姿态
操心着两个孙子
今天吃什么
(你走后我暂时占领厨房)
写诗很容易
做菜好烦
那天
你登上万里长城
我在家煮蛋
“少量水
慢火
煮五分钟”
不易不难
你说
北京烤鸭徒具虚名
我正担心
中午的玉米鸡蛋汤
幸好
两个瓜安安静静
饭碗汤匙
和气收场

克风.以病为诗——耳边的碎碎念



01 在综合诊疗所长椅上
把病历表拆开重新组装
有可能拼贴成一首诗吗?
美金买不回我的黑发
有了年龄的诗不再青涩
严重失眠后血压狂飙
顽童跳上蹦下做我的好邻居
验血报告轻如一滴血
滴落大海,波涛中寻觅基因
遗传的价值:胆固醇
指数已超越危险波浪线
超爱的猪蹄醋焖成耳边
的碎碎念
饮食任性与例行检查并置
过去的放纵是一页页的罪行
强迫自己每天散步静坐写诗
强迫自己不向坏人致敬
强迫自己拿起戒尺
不让疾病成为知己
(但仍然有例外
好像风痛,它暗中移动)
害怕在综合诊疗所枯坐时睡去
害怕不经意中回首没了鞋音
人生那么长,死亡那么近
存活是酒,不朽是醉
(从生活前线暂时歇下脚步
长椅上尽是老弱残兵)
他们必需学习等待
等待诊室上方的电子数字
跟手中的号码重叠
衣角嬉戏一连串病的字母
偶尔有穿白袍的匆匆幌过去
喂!到底谁有病!
(有病?没病?由谁判定…………)
就像忙碌是一种慢性
牵挂难以根治!它们竟逐字
逐句…………缀成我的语线
盼着有一天
不必再担心忘记吃药
停止决定今天的乌云与阳光
停止琢磨自己将化未化的肉体
放下膜拜、颂经、默祷的功课
更无需依赖清晨五点零八分的闹钟
02 手术室外
已过了预计的时间
妻开始游荡等候室与病房之间
不信上帝的我在默默祈祷…………
手术刀的寒光
正在切割时光的肿瘤
病与无病都在药味里浸蚀风干
手术室的门延迟了一小时才打开
主刀医生准确地掌控了空间
小女儿清醒地意识到一次旅行归来
推开医院水溶的玻璃门正是午夜
我点燃一支烟想驱走四周的寒意
吹一口袅袅烟圈指点明天的风向
03 咳嗽与痒
像贫穷一样不能假装吗
只是生理上的一种痒吗
是那聚于历史喉结
不吐不快的
一口痰?
还是耳边低吟后
不告而别
留下的痒痒?
止咳药让你暂时忘了痒谁还在乎隐藏验血报告背面的斑斑腥红
04 耳水不平
是千里外传来的余震?
不仅仅是整个城市的天花板在旋转
整粒地球的面目在变形、模糊…………
全世界在冒泠汗
趁机将累积体内的毒素呕出
晕渲山青水白的叠嶂效果
医师淡淡地一句“耳水不平”
像诗人为甫写成的一首诗
淡淡地命名

克风·乡野拾趣

一、猎猪
无需点燃乐各草测试风的方向
无需小心跟踪你踩翻枯叶的足印
在森林野果成熟的季节
野猪成群地来到这个国际俱乐部
寻找一个最好的高度
在一棵树上搭架守候
随之而来是一种莫名的兴奋
稀疏的树叶遮掩不了射杀的欣喜
对面就是掉得乱七八糟的果树头
围绕着零散的野兽脚印…………
猎人知道不用等太久
他要的是美学中美的极致
来啰!地面轰鼻的声响夹带几只
一阵风追逐美食的家伙
猎枪瞄准约一只五十公斤左右
两个指节的肥肉,咄!一枪跪足!
像极了诗人快意敲键的手指答答
文字变成子弹,主宰了生杀大权
自然界给予生命的维护却又无助
枪声过后,诗行————
在一片殷红处断句?
二、水流
唉呀!我的诗想已枯竭
猎人的眼晴
在黑暗里逡巡
一伸腿蹬醒床头
藏在书堆里的罗拔佛洛斯特
就起身披衣随他去牧场
耙开小溪上面层层堆积的叶子
我没有留下看浊水变清
却听到键盘轻快的流水声
那一行行泉涌而出的诗句
好像刚在梦中被惊扰的
一群雨蛙四处蹦跳、鸣叫
他们布满溪边的卵
也许已被冲走
(有什么办法呢?我真的希望
蛙声平静后,又有新的生命在跃动
…………而我就是喜欢疏浚水流后的欢畅)
三、榴梿落
已默默看过
季节的人世风景
午夜偷偷梦中醒来
选择捶打大地的胸怀
用粗糙的厚脸皮
于是轻轻扯断命蒂
奋力往下一跳
于是尘烟有了欢笑
山中茅舍坐雨
多雨的岛多雨的南方
在岛上疾走在雨中疾走
没人知道我在流泪
潮湿的苔藓都很滑
在岛上滑倒在雨中滑倒
没人知道我有多痛
僧人坐夏我坐雨
荒野没有一只野兽走过…………
猎人期待下一场雪
覆盖南方冰冷如刀的阳光
四、独独是你喜欢的甜
你不留意 落花乔木萝藤
用颜色染化 泥土的心境
你曾在地上涂鸦 很快被落叶野草覆盖
而每年的花季 都有风雨与闪电的故事
谁会把果王送到你的面前 端到你面前
有生物劳动的土地肥美 果实高悬
松鼠咬过的 鸟喙过的
独独是你 喜欢的

克风‧乡城之间


一、截断一江激流亘古的森林时而轻摇你的梦境:
从十万公尺的高空俯瞰
横江的水坝,背对
一潭岛屿般广阔的水库
层峦蓊郁的长发已脱落
犀鸟皇冠的天空失色

传说中南半岛有一巨龙
潜沉在汹涌的大海
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岛
岛上有滨河而居的民族:
一杆枪一把刀
吆喝着几只猎犬
刺青是勇士
豪气干云如瀑布
叶密如雾的村落窥见
他们烤肉击鼓跳舞喝酒

巨鲶向上游飞跃
梦里回游
如今截断一江激流
委曲如惊蛇
啊我沉落坝底的词汇
啊你寂寥的鼓声不起

然后我听见高处有闪电膜拜的圣歌
受伤的河流在薄雾中欲醒未醒
月桂午夜散发郁抑的清香

二、远山飘雨后
风追赶着灰蒙蒙的云
从这山飘那山
雨后,远山
开始有了明朗的层次
(躲起来的羊群又出现了)
经常这样花半天的时间眺望
注意山中气象的变化
诗句的流动抑制于寂寥的画面
心情起伏犹如天际线
忧郁,激动,宁静

三、 城市空间
要填色吗
塔尖与裙角
留下多少空间
多少暗影
可能带彩色笔去上班?
天一亮就在局促的公交车上
惊觉有眼光窥视在侧……
那肆无忌惮的火焰
好像山那边草丛中的弱小发光体
必须承受昆虫学家复眼的捕捉?
如果主副词可以在上下车时互调
城市的性别或者容许错置
太阳曾经因为没有掀起厕板
引起诗人争论是男爵还是小女子
所以你不会批淮自己请假
日复一日,带着彩色笔
闪开电线杆商店招牌
战战兢兢穿梭点与线之间?

四、与你同桌       ——喝汤进行曲

上来一盅汤
那是今晚等待的主菜
我注意到——
盖子上的漆和日式莳绘
在服务生
小心地为每个盅揭罩之前

对面的男人不动声色
待汤稍凉就直接用左手拿起盅
就着嘴巴入口
右手的筷子朝下,前段搭着左手
       握盅的尾指
那种优美的难度好像曾经练过

旁边珠光宝气的女人
猫一样俯身
用舌尖慢慢就食
忙着滑手机的少女
趁空档舀了一匙放入樱花瓣的小口
然后继续潜入虚拟的鱼缸游划

汤冷了,空了。盅盖
没有撞击出什么金属的声响
(又来了一道菜……)

克风/诗三首

一、〈橡胶枳的下午及其他〉
看着自己的手背
在眼睛割除白膜之后
突然老人斑剧增
曾经年轻的手
也未曾翻覆风云
老来的缓慢且僵硬
无端担忧起什么
童年时与几个玩伴在橡树林下
几粒比弹珠大一点的胶枳就能
消磨一个下午
小伙子们围坐一圈比谁的手掌更柔软
(我们轮流抓一把轻轻往上抛)
比谁的手背可以称起更多的胶枳
(我们在抛与落之间无忧地欢笑
日影透过树叶的缝隙向西倾斜)
如今的手,筋络浮躁
端一杯水也微微发抖(水在杯里波动什么)
手背还能称起,多少生命的斤两?
即使平摊手掌,也怀疑
还能掬多少月光?
**胶枳是橡胶树果的种子,割胶人家的孩子小时以玩“拾枳”消磨时间。
二、〈不能长住〉当记忆像山一样老了
临海的上午展开了澳洲
农场山坡上不听使唤的群羊
窗开向舒卷白云的山下农舍
树荫下的几只袋鼠蹲着纳凉
山后一排排高耸的防风林
也轻轻击退狂暴为温柔
当记亿像雪一样溶了
勾起了欧式茶壸风味的下午
溢着茉莉花香的饼干
盛装糖果的骨瓷盘子
“先品尝一口主人冲泡的茶──
再依自己的喜好加糖或牛奶”
或者什么都不加,只谈诗的美
人总是贪心地搜索所有
却忘了自己不能长住
三、〈比女人更多〉她就是比女人更多
满头大汗倾全力冲刺
已三次调正
婴儿的头颅
滑入新鲜节奏的世界
精疲力尽的母亲
想着即将授乳的安慰
已把幸福涂上温暖的星期一
纸尿片展开一片晨光
夜里随一阵朦胧奶香睡去
又从啼声的饥饿里惊醒
用七色花替他冲凉……
看他翻身、 爬行、学歩
怕他走歪路
她没空看星星,为他
熨白白的校服,打点点心盒
她没空读诗,乐于把音乐揉碎
日子越撕越纤薄
看他长大,远走他乡
她懒于扶琴,弦缓慢而忧郁
乐于担心受怕,谅解他的忙碌
乐于发出微信,等待
任何文字、回音、异国的脚印
──到生锈的老花镜

犀鸟文艺 18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ErjKV2XhcRJz2sIcZVNvWKYFKP3GAba3/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