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November 2016

田思小诗专辑

动物系列
  •                      田思
(1)大象
能自掘坟墓的动物
也唯有我们
掘墓的工具
正是白森森的象牙

但我们往往横死抢下
因为价值连城的象牙

开枪者却死于
自己的狞笑
因为人性没了

(2)斑马
在非洲草原
我们跑得最快
身上的黑白斑纹
是风速的象征

但在市虎横行的闹市
躺在路上的斑纹
却叫车子减速
让道给行人

违规肇祸的驾车者
那黑白相间的斑纹
就成了
牢中的囚衣

(3)长颈鹿
只有那么强烈的
阳光金縴
才能拉出
这么长的颈项

只有那么辽阔的
青青草原
才能养出
这么高的身躯

(4)穿山甲
地铁和隧洞太多
就连地下沟渠
也被巨鼠霸占
我们已失去
竞技的场所
下辈子要钻的
也许是
钢骨水泥的森林

(5)熊猫
懒惰的熊猫
误把竹筍
当作开夜车的课本
啃了一页又一页
结果熬出
两块黑眼圈

(6)燕子
飞回旧巢的燕子
竟在
新的高楼大厦间
迷了路

(7)蝙蝠
这个世界
是非颠倒
我只好将自己倒挂
冷眼旁观

(8)猫头鹰
黑暗
总在怂恿
暧昧的交易

咕咕两下
就噤声了
还是选择
一只眼开
一只眼闭

(9)啄木鸟
众鸟喧哗中
他坚持
       
树心烂了
树皮生虫
敲几个小洞
救了整棵树

(10)鹳鸟
潮来潮往
越说越纠缠不清
红树林就像弄潮儿的主义
牵扯太多盘根错节

我就凭一只脚独立
让自己冷静地思考
你看
潮又退了


植物系列        
  •           田思
(1)木麻黄
海浪又来攻门了
木麻黄守住沙滩的龙门

海潮来势汹汹
木麻黄晃手晃脚抵御
一个不小心
又让它们冲入
岸堤的禁区

守门的木麻黄
得鬚发俱张
胜利的海浪
乐得呵呵大笑

(2)椰树
是沙滩这么粗犷的舞台
是波浪这么雄壮的韵律
是海风这么严厉的教练
才造就
天生的海滨舞蹈家

(3)橡膠
什么都可以伪造
连我们的乳汁

也有冒牌的人造膠
膠汁哺育出来的
各族人民
天生就有
互相依附的粘性

人造的强力膠
总粘不紧
种族主义者散播的
互相猜忌的心理

(4)青龙木
最好的行道树
是小贩营生的遮荫处
来一杯Mamak*泡的拉奶茶
Roti Canai抛得半天高
听各族同胞围观小小电视
高呼Syabas**李宗伟

*Mamak:信回教的印度人
**Syabas:意即加油

(5)沙卡树
沙卡树*起风了
撒了一地的红豆
儿童时弹的是
雀躍的童心
青年时递的是
相思的爱心
中年时掂的是
坚持的恒心
老年时抚的是
回馈的贴心

沙卡树又起风了

*沙卡:马来话称红豆为Buah Saga

(6)印度榕
只要能包容
管它是否
来自印度

母体的硕壮
因为容纳
许多落地的气根
开枝散叶
呼吸自由气息

有容乃大
人们爱叫它
大榕树

(7)苦楝
只有吃过
人世的苦
才能揀到
几粒幸福
如果揀不到
炼一炼也行*

*楝字与揀字同声旁,但读音却与炼相同。

(8)油棕
多少油棕
才能装满财团
鼓胀的荷包

多少烟霾
才能遮蔽
焚林者的良知

有多少亩油棕
就有多少
焚林烟霾的灾害

熬干大地的肌髓
肥了财团的脂肪

(9)麺包树
当贪婪的人类
把地球粮食啃光
或许会回到
海盗的世界
爬上一棵麺包树
再把圆圆的麺包果
采来切成充饥的麺包
最后才发现
吃了农药   集体中毒

(10)红树林
它不叫红树
叫红树林
只要成林
就能挽住水土
根泥下鱼族繁殖
是长嘴鸟的天堂
甲壳类的棲处

轰轰的铲泥机
在进行灭族的谋杀
河流不再清澈
淌着红树林的血液
红水河啊悲伤的河
可曾听过红树林的挽歌

        

小诗
  • 田思
(1)遥望双峰塔     
阳光下
遥望双峰塔
就看到2020
两圈飘向先进国的
特大泡沫

(2)烟霾中
遥望双峰塔
就看到1MDB
玩失踪游戏的26亿

像罩着面纱的蒙古女郎
像浮不出水面
天文数字的潜艇

(3)冰点       
只有将亲情、友情
与人情
降到
结冰的温度
才能在漫天皆白时
独钓寒江的
名利

 (4)绿的祈求
人们
砍伐所有的森林
却在钢骨水泥的森林中
高举绿色标语
抗议灰色的天空

被物欲熏黑的心
如何祈求
绿色的呼吸
                       
(5)公园老人
他牵着儿子小手
走了一圈又一圈
儿子越走越快
渐渐把他抛远

他成了空巢老人
踱了一圈又一圈
他越走越慢
最后走入老人院
                      
(6)代沟
爷爷
教完孙子放风筝
又抓住他的小手     
学写毛笔字

儿子却说
免了吧
我只要他学会
打高尔夫球

(7)血的变化
儿童时
新血
青年时
热血
壮年时
冷血
老年时
贫血

(刊登于2016年2月13日诗华日报《新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