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0 December 2016

蔡忠良著作《雕虫小品》推展礼

诗巫中华文艺社将于2015214日(星期六)下午2时在诗巫潮州公会(三洋大厦对面)本地写作人蔡忠良举行个人著作推展礼。蔡先生多年来活跃于文学界和社团,对文学不离不弃。他从十多岁开始写文章写到进入古稀之年,这种坚持写作的精神实在是非常难得。在《雕虫小品》中,他细致地观察生活,借着生活,用细腻的笔触写人生百态,可读性很高。届时,他将赠送给有关学校,也盼望爱好文艺的朋友们踊跃出席,出席者可获得他的著作。以下是当天的节目:

2.00pm诗巫中华文艺社主席致词
2.15pm新著推展
2.25pm感言分享
2.30pm赠送书籍
2.45pm结束


































题材贴近巫人生活 蔡忠良《雕虫小品》面市
王振平(左2)及蔡忠良为《雕虫小品》主持推介时影。

活跃于文学界的蔡忠良,今午为其著作《雕虫小品》举行推介礼。
仪式由诗巫中华文艺社主席王振平及蔡忠良亲自主持。
在仪式上,王振平表示,蔡忠良以自费方式出版了该本书,愿意把这本书免费送给读者,为文学献出一份痴心,也在文学路上尽一份力,鞭策人们着重阅读,重视写作。
观点清晰不跟风
他形容,蔡忠良的文笔流畅,语言简练,用的词语显得漂亮。他的文章观点明确,结构层次分明,逻辑清晰,让人一目了然,如《谈谈塞车问题》就谈起诗巫塞车问题,《雾园奇想曲》就探出建诗巫雾园的利和弊。他的文章有“直言不讳”的感觉,往往一针见血,直指问题核心。他的文章源于生活,取自见闻,选题广泛,有自己的看法,不人云亦云,盲目跟风。在他的文章中有许多趣味性,让人读了一笑置之。
聊鹅江典故
他称,蔡忠良的《鹅江话旧》是很特别的一篇,道出一则典故。很多人知道鹅江,却不知道鹅江的来历。蔡先生曾问过几个巫裔老人有关诗巫林曼岸河。以前林曼岸河是繁盛的商品交易地。住在两岸的福州人喜爱饲养红脸鸭。这些鸭子数目与日俱增,在河中游来游去觅食,成为奇观。外国官员看到这种鸭子就说出了一句话:“可爱的鹅”。从此,林曼岸河就被称为鹅江。林曼岸河出口处是拉让江,所以诗巫人也称拉让江为鹅江。经他一写,鹅江来历总算有点水落石出的感觉。
他称,蔡忠良也特别指出鹅江的典故需要大家努力求证,让大家有准确的论据。他能透过人们口传为论据,捕捉碎片中精华,可见他不止写,也在询问,实事求是。
王振平指出,《雕虫小品》作者蔡忠良活跃于文学界,是诗巫中华艺术社和美里笔会的一位写作前辈。他从十多岁开始写作,写到进入古稀之年,对文学不离不弃,这种坚持写作的精神,在现实社会里,是非常难能可贵。
谈巫人生活
王振平称,从《雕虫小品》这本书来看,我们看到他是一位懂得选题材来写的写作人,他从选题中各角度去看事物。他的文章取材于周围事物,对生活中的变化富有洞察力。就如《诗巫在蜕变》这一篇来说,蔡先生以明锐眼光来看诗巫市中心的屋子,华人因长期受水患困扰,迁居到市中心以外。
他说,华人的屋子以贱价租给入息低微的友族, 让他们在这里找生活。友族们也为华教带来改变,为了更容易找到工作,他们把子女送入华校就读。蔡先生说这是促进国民团结,是发扬华文的良好时机。这个蜕变是让诗巫成为更多人讲华语的地方。在驾驭文字,他懂得从哪儿下手,以独特的见解吸引读者而取胜。
他说,蔡氏在后记中以风趣的口吻说,有人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他人的美。他的想法恰恰相反,老婆是自己的美,文章是他人的好。让人感觉到他的谦虚。
他指出,蔡忠良也在报章上发表他的作品,是把生活中的想法、感情和悟性用文字记录下来,不止自娱自乐,还广大读者们的视野。他的文章终于结集成一本书,无疑给他一定的鼓励,为砂州文学贡献出一份力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